学院概况

最新发布

服务

当前位置: 主页 > 留学新闻 >

COVID-19改变了加拿大高中生的校园体验

作者:威廉亚洲 发布时间:2021-03-05 13:51 浏览次数:

  (大中报/096.ca讯) 加拿大环球邮报日前发表了一篇教育专栏作家Caroline Alphonso的文章,她注意到生活在新冠病毒疫情中的青少年不得不接受这个已经放缓或无趣的世界。学校的防疫政策总是朝令夕改。而且无法见到朋友和同学。那么他们是如何面对的呢?

  在以往,卑诗省省素里市Fleetwood Park中学的楼梯间下课后非常拥挤,以至于Tanvi Pandhi在课间的忙碌中几乎找不到可以休息的地方。

  可现在,为了试图控制COVID-19的蔓延,在校学生们必须跟随着地上的指示线年级的学生Pandhi仍然感到不安。

  在加拿大各地,教育局为应对疫情,在高中实施一系列变化显著的措施。许多学生处于混合模式:大约有四分之一到一半的学习是在课堂上进行的,其余的是在网上进行的。校运动队比赛,学校戏剧表演,甚至国际象棋俱乐部已经被取消或严格限制,而这些活动都是几代人不可磨灭的高中回忆。

  学生们在去年已经错过了舞蹈、毕业晚会和毕业舞会。他们怀念那些让学校充满乐趣的活动,而学校行政人员警告,即使到了今年秋季学期,许多活动仍然不够安全。

  Pandhi每天上午到校上两个小时的课,下午再从家里登录上网课。她不介意在线上网课,因为这让她有更多的灵活性。但她很怀念在学校运动队中打排球和篮球的日子,也很怀念下课后留下来参加社团或学生会会议的日子。

  她认为那些活动是她高中生活中一个巨大的组成部分,现在突然被剥夺,她有点找不到北。

  她试图继续参与各种活动。她带领一个精神小组在网上聚会。他们最近在学校内的各处张贴了写有希望祝福的便签,试图让无菌的校园环境变得更加温馨。她说:“我们正在尽力而为。”

  在艾尔伯塔省埃德蒙顿市,17岁的Sapphira Lewin将到校上课描述为身处末世的场景。

  Lewin 感到很奇怪,因为到校上课的同学并不多,每个人都带着口罩,距离也较远,大家都很安静。她常常有不安的感觉。

  她勉强接受了这些变化,但对自己不能充分享受高中最后一年的生活感到失望。她和她12年级的同学有一个指定的午餐区域,老师布置的小组作业也很少,许多朋友选择了远程学习。

  她感觉自己每天在重复过着同样的生活。因为学校没有课外活动,也没有和朋友交流的场所,她现在上课和回家的时间都比较早。

  温哥华的学生Ruby Boyd 曾因为憧憬高中生活,而一直很兴奋。然而,疫情这段经历却乏善可陈。温哥华教育局将由以往的每学年2学期改为每学年4学期(Quadmester),即每个学期学两门课,这样让Boyd 难以接受。她感觉网课变得可有可无,因为大多数学生都关闭了自己的摄像头和麦克风。她在网课上看到只是一个一个的名字,她几乎不认识她班上的同学。

  她认为高中是一个比较能发展自己个性的阶段。但现在有点难,因为每个人见到的其他人都有限,和同学接触的机会也有限。

  她还非常希望明年能正常回学校上课。尽管可能性不大,她还是抱有极大的希望。

  渥太华-卡尔顿区教育局表示,秋季的高中课程极有可能仍然是半天到校上课。该局工作人员上周告诉学校管理层,许多疫情安全措施将保持不变,他们希望根据卫生官员的建议,逐步恢复正常的教学秩序和课外活动。

  该教育局在会议上提交的一份报告指出,一旦省里和渥太华公共卫生局建议取消分组管理(cohorting),每日出勤和/或恢复正常的两学期形式,该教育局会尽快实施这些措施。报告中提到:“我们的目标是在安全的情况下逐步恢复正常运作。”

  多伦多11年级的学生Danny Assimakopoulos仍然充满希望。在疫情发生前,他在学校的排球队和足球队打球;他在学校走廊上与朋友们嬉笑打闹。

  现在,他隔天早上拿着自我筛查表格排队去上一门课,一上就是三个多小时。剩余的时间,他就在家里的电脑前。他承认老师们在网上尽心尽力讲课很辛苦,但远没有在教室里面授课那么吸引人。大多数时候,学生们都会把自己的摄像头关掉。

  他认为这一切不好玩,他喜欢社交,喜欢和同学们打闹,他对疫情中的学校现状大大的失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威廉亚洲

©威廉亚洲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翠湖北路7号云南大学东陆校区南学楼 邮编:650191

电话:+86-871-65033412

传真:+86-871-65148547

相关链接